Home > STORY > 虎帳笙歌03

虎帳笙歌03

August 10th, 2011, 4,866 views Leave a comment Go to comments

最近軍教片又開始風行,不過某些劇情憑良心講,並不太可能在真實的部隊裡發生,一轉眼間自己退伍也十幾年了,有時回想起當年的種種過程,還是挺有趣啊!

軍中的回憶除了很操很精實、或打混摸魚之類的事,常讓男生們津津樂道之外,此外最受人關注者,莫過於軍中鬼話這樣的題材,這方面我自己經歷多次,這篇也是在講這樣的故事,膽子小的、工作忙的就別看了,除非真的閒得發慌,否則請自動無視吧!

過去三十年我飽受脊椎側彎壓迫與周邊神經病變之苦,除了二十四小時都會疼痛不適外,整個人的健康狀態也都很糟,甚至有的時候難過到受不了、直接去撞牆還舒服些;當別人正常生活時、我卻活得非常辛苦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憑著意志力撐下去,也因此我向來以意志力極強出名。

說句老實話,年輕時候的我是活得很不耐煩,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死,我隨時都在模擬各種打仗的狀態,並思考如何擊倒敵人,這種思維不單存在於一般正事上,也同時反映在我隨時準備動手幹架的潛意識當中。

我曾兩度達到免役的標準,但國防部也兩度更改標準,這使得我仍必須進入部隊服役,其實我並不排斥當兵,我夢想能進入特戰單位服役,最好是成為那種在任何環境下均能生存、退伍還要被列管甲級流氓的戰爭機器;不過人算總勝不過天算,沒能抽中海軍陸戰隊、空特部又拒絕接受我志願加入(詳前文),最後隨著抽籤到了裝甲獨立旅去。

我到了裝甲單位後,適逢我的高中死黨也在此服役,透過些他經營的關係讓我有機會到最好的單位(支援營營部連)去,不過也因為脊椎及神經系統的問題,實際上我一直都待在衛生連的醫務所內,直到我退伍為止。

在正式開始講這個故事之前,要先另外再提個小插曲,就在我破百(距離退伍剩一百天)的當天,旅部軍醫官特地來告知我說,國防部又修改了相關規定,只要有脊椎側彎並壓迫到神經者可以辦理免役,我苦笑著跟軍醫官說,與其公文往返曠日廢時(搞不好文下來我早都退伍了),不如就讓我把最後一百天的兵役給服完,讓我拿張真正的退伍令吧!

待在衛生連醫務所的日子,比起一般人來說是幸福多了,雖然不必出操上課接任務,僅需管理好醫務所的狀況、搞定那個屎尿永遠淤積不通的廁所,以及協助夜間門診等事務即可,但我在服役的第一年期間內,只放過一次中秋節三天假,因為當時部隊認為每週一、三、五上午會讓我去軍醫院就醫復健,這就等同於是我的假期,此一狀況在役期剩八個月時因新的政戰主任上任,從傳言中聽到這件事親自前來瞭解,確認了傳言中的事實後才獲得改善,這個故事將來有機會再談。

醫務所裡的病床,其實都是年久失修的老古董,我曾在床底的財產造冊封條上看到民國四十餘年的模糊字樣,甚至有些床的床腳必須以繩子綑綁,才能避免崩塌的窘境,這種不穩定的病床會搖當然是很正常的,只不過半夜會有特別的頻率,也就是類似有人抓住病床欄杆刻意短暫用力的搖晃那種感覺,然而事實上並不會有人真的這麼做,所以各位應該心知肚明了。

或許我是小時候被急救救回來的,所以對於那種東西的感覺非常敏感,很多生死的事我也都能預知,會有話進到我腦海中、作夢能先夢到,或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可以直接看到,但以我當年極度剛烈的性格與活得不耐煩的心態,別說是不饒人、就算是鬼我也不看在眼裡。

某日醫務所內住進來一位因蜂窩性組織炎需治療觀察的陳姓學長,我們都是61年次、同樣是天蠍座的個性,相識之後便覺異常投緣,彼此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,當時的他還有約兩個月就要退伍、我的役期則晚他半年,至於醫務所內除了我們兩位外,還有李姓嚴姓兩位學弟,以及另一位從戰車連來的、脊椎受傷的菜鳥黃姓學弟等共計五人。

在某個晚上寢室熄燈後,政戰主任突然造訪醫務所找我,除了告知他準備整頓部隊營站的大量問題,也詢問我有無意願接營站的職缺,我向主任報告說役期也只剩半年多,其實再怎麼待時間也有限,不如讓後面的學弟去接手,這樣比較具有較長的延續性,主任聞知後表示同意,接著就問我是否有推薦的人選,我則向主任稟報推薦脊椎受傷的黃姓學弟接替,數日後主任同意核可、正式由黃員接任營站職缺。

當陳姓學長還在醫務所時,每晚黃員從營站收工回來後,時常都會找陳姓學長和我一起談事情,黃員實際上是香港人(但國小後均住在台灣)、為了取得我們的國籍而需服兵役,或許是因為獨生子之故,對於人情世故以及社會上的一些現況,並不十分認同甚至多所埋怨,但我總告訴他說你為何不想想你是部隊裡少數有冷氣吹、不需要在外流汗操課的好命者,如果你覺得部隊這麼爛,這麼爛的地方你能呆上兩年,那將來出社會有什麼事情能難得倒你?然而當年的他雖然也略有體認、但總覺得不是那麼舒坦。

及後陳姓學長復原並開始放退伍假後,黃員能談事情的人就只剩下我,除非我人不在部隊裡、他才會找李員嚴員去聊,幾乎每個晚上他從營站回到醫務所後,都會習慣性地走到我床尾站著、問一聲「學長你睡了嗎?可不可以跟你談談?」只不過他早期比較不注重小細節,熄燈就寢後每次回來開醫務所的紗門都很大聲,常常會吵到其他的學弟們而被我唸,當然那扇先天不良、開門關門都會有噪音的紗門是有問題,但手腳輕一點總是比較好不是嗎?

黃員這個每晚聊天問事情的習慣一直持續著,但在陳姓學長正在放退伍假期間、某個我收假日的晚上,出了一個至今都讓我無法想透的事,其實就在當晚收假之前,我在家裡就因為身體非常不適,難過到連晚餐都吐光來才回部隊,進入醫務所時李員嚴員看我臉色很差,主動跑去找醫官過來,我搖搖手表示這是老症頭習慣就好,等十點熄燈就寢即可,無須擔心。

那年的夏天非常炎熱,當天晚上根本沒有任何風,好不容易撐到就寢時間,我當然就趕快倒在床上想休息一下,只不過身上的疼痛仍然劇烈難耐,我僅能闔上雙眼略微假眛,但腦子裡仍在想些事情。

即便我眼睛是閉上的,但我對周遭環境的感受仍然很敏銳,我覺得床尾似乎有人站在那裡,便張開眼睛看了一下,果然黃員又再次來找我,我輕輕地說了句「永昌,你回來啦?」黃員立刻回說:「學長你睡了嗎?可不可以跟你談談?」

按照他的習慣,只要確認我沒睡著,他會走到我床頭拉出椅子,然後把頭趴在我枕頭旁跟我講事情,這樣彼此就能盡量降低音量,避免打擾到其他學弟們的睡眠,基本上這是雙方建立起的一個默契,無須多說就會做。

黃員把頭趴在我枕頭右邊,我問他營站裡發生了什麼事,他什麼都不肯說,只是一直在那裡喃喃自語,重複唸著「學長,我受不了了!我受不了了!」

我問了他不少次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但他卻繼續重複說他受不了了,我有點火大地告訴他,我今天身體十分不舒服,如果你不講就別浪費時間,我得要休息。

此時黃員不再說話,我也氣得將身體翻往左側背對他懶得多說,但腦子裡卻不斷想著營站會有什麼狀況,為何他會有這樣不尋常的反應。

一會兒我又將身體翻回右側,黃員一看到我面對他,馬上又開始喃喃自語說他受不了了,這樣的反應讓身體已經非常難受的我感到十分光火,就直接破口罵說:「操你X的X,問你又不講,是當兵當太爽是吧!顧營站都受不了,那其他的兵乾脆都自殺去死好了!」

語畢我就平躺閉上眼睛想休息,黃員也沒再作聲,但我心中的疑惑仍然無解,但我感覺他離開了我的床頭,此時我眼睛睜開看到他站在我床尾處面對我,從人的身形外貌、到剛才的聲音語調,確實都是黃員沒錯,但此刻我突然腦海裡有一段話進來說:「他不是黃永昌,醫務所的紗門根本沒響過,他不是人、他是鬼!」

當我意識到時立即打算起身,然而此刻的我完全無法動彈,甚至想嘗試動個嘴或抬起一支手指頭也辦不到,更別說是要想講幾句話,雙方就杵在那裡都沒動靜,此時我眼神帶著殺氣狠狠地瞪著他,然而部隊熄燈後沒什麼光源可言,只能隱約覺得他臉是黑的、但身上的迷彩服清晰可見、那整個身影確實是黃員本人沒錯!

我在腦海裡跟他說:「我活得很不耐煩、而且我並不怕死,你他X的有事就好好講,我辦得到的我一定會做,但你少給我在那邊裝神弄鬼,如果老子掛了的話,我保證你死不完,我有仇必定報仇!」

當下他並沒有任何後續的反應,約莫幾分鐘後他的身形就如散掉的空氣一般,當下從我眼前消散無蹤,而我也立即從床上平躺狀態下坐起身,隨即飆了一整串的各式三字六字國罵。

我走下床在醫務所裡繞著圈子,嘴裡唸唸有詞盡是髒話,要他別躲起來出來面對,但怎麼等就是沒見他出現,最後去上了個廁所回來仍是如此,當時的時間連十一點都不到,我就再罵了一句你他X的別來亂,老子要來睡覺了!

說也奇怪,躺下入睡後他再也沒來,早上五點半起床整理好內務、我就去廁所刷牙洗臉,醫務所內的李員嚴員也沒多話,跟著一起進廁所梳洗,沒多久我從鏡子裡看到黃員走進廁所來、一臉睡眼惺忪樣,我劈頭就問:「永昌,你他X的到底發生什麼事,到底什麼事情又讓你受不了?」

黃員一臉疑惑看著我說:「學長早,學長你怎麼了?你在說什麼啊?」

其實我心裡有底,但還是再次問說:「你昨天晚上來找我,他X的什麼都不肯講,你到底想要怎麼樣?」

黃員看看旁邊的李員嚴員又看看我說:「學長你不舒服嗎?要不要我去找醫官來?」

我又重複問了他一次,他的反應仍然是相當茫然,最後說了一句話:「學長,你不知道昨天營站盤點嗎?我整夜都跟營站的其他弟兄在盤點,一直到清晨四點半才結束,我怕回來開醫務所的門會吵到你們,所以我就在營站後面庫房裡躺了一下,直到現在才回來啊!」

我轉身問了身旁跟我非常要好的李員,昨晚你有感覺到什麼嗎?李員回說他昨夜也輾轉難眠,而且他覺得我非常奇怪,所以就躺在我隔壁床一直看我在幹嘛。

李員的敘述是這樣的:「他知道我昨天身體非常不適,熄燈後看我躺下去沒多久就開始在說話,說話的內容聽不清楚,但感覺就像是跟別人在講事情,只不過我身旁根本沒有任何人。」

我聽了就問:「然後呢?」

李員回說:「你先有翻身過一次,後來翻回來沒多久,就開始罵髒話,然後又翻身過去!」

我聽了再問:「接著呢?」

李員回說:「你躺在那裡都沒講話,我以為你睡著了說夢話,但過沒幾分鐘你突然坐起身來,然後就飆國罵,接著還下床在醫務所裡繞圈走來走去!」

我又問:「後來呢?」

李員說:「我知道你開門去上廁所,進來後繞了一圈罵了幾句,然後就躺下睡覺,接下來就是現在了!」

我點點頭表示瞭解,後來才告訴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以及中間的過程。

此事過了一個月後,有一天陳姓學長出現在醫務所,大家都知道他是回來領退伍令,還特地來這裡打些飲料香菸給認識的學弟們。

陳姓學長看到我時,我立刻跟他握手說恭喜,他笑著回了句謝謝後,把我拉到一旁臉色一沈,沒頭沒腦地就問了我一句話:「他有沒有來找你?」

我看到他的表情後,低聲回了一句說:「學長,你說的他是指那個東西嗎?」

陳姓學長一聽,馬上就說:「X的,他果然有來找你,我有警告過他說你身體不好,叫他不要來煩你,不然要把他收掉,但我去放了一個多月的假,他還是來找你了!」

我們兩個就立刻找個地方坐下來,聽聽對方到底遇見了什麼事情,根據雙方的結論是這樣的:

據說「他」實際上都算是我們每個人的學長,當年他在這裡服兵役時曾被不當管教,被打得很慘而住到醫務所來,他心中非常怨恨希望報復,所以他一直都在醫務所裡觀察,想要找有正義感又不畏勢力的人替他出頭,他等了很久很久才發現我學長和我符合他的期待,所以他就先去找我學長,但被我學長恐嚇後才利用學長放退伍假期間來找我,但這回他學聰明了,看到我習慣黃員每晚跟我對談的狀況,轉以黃員的形象來避免穿幫,卻因為不肯講實情、同時我又發現紗門沒聲音導致破功,最後同樣在被我狂罵恐嚇後而不了了之。

我問學長說:「這傢伙當年是被打死了嗎?」

學長回說:「我也很納悶、所以曾問過他同樣的問題,但他說他最後還是退伍了,我學長就說那既然你沒掛、最後還知道自己退伍,那「你」到底是什麼鬼東西?」

他回我學長說:「他是一股怨氣!」

這個「他」,到我退伍前再也沒遇過,他大概也很清楚、惹毛我真的會倒大楣,不過我退伍後也不曾再回到當年服役的地方去,現在的情況如何不得而知,就當作軍旅生涯中的一段插曲吧!

延伸閱讀:

虎帳笙歌01:http://www.callbusy.biz/wordpress/?p=6729

虎帳笙歌02:http://www.callbusy.biz/wordpress/?p=6733

虎帳笙歌04:http://www.callbusy.biz/wordpress/?p=10009

虎帳笙歌05:http://www.callbusy.biz/wordpress/?p=10102

虎帳笙歌06:http://www.callbusy.biz/wordpress/?p=10116

2015.01.03後記:

恭喜當年淡江戰研所同班同學接任新旅長,也讓我今天有機會再度回到、整整闊別十六年九個月的竹子坑營區,並親自走回衛生連醫務所看看,由於病房關窗上鎖、無法直接看到內部全貌,但我默默地在心裡說了一句:「1753大、上兵習永錚回來了!」

From http://www.callbusy.biz
Share
  1. CY
    August 16th, 2011 at 23:39 | #1

    好狠,這時節講這種故事. :ghost:

    好笨,我怎這時候來看. :x

  2. August 17th, 2011 at 00:56 | #2

    CY :

    好狠,這時節講這種故事. :ghost:

    好笨,我怎這時候來看. :x

    哈哈哈哈!不會可怕啦! XD

  1. July 13th, 2013 at 22:32 | #1
  2. May 16th, 2016 at 03:02 | #2
  3. May 16th, 2016 at 06:05 | #3
  4. February 26th, 2017 at 17:30 | #4
  5. February 26th, 2017 at 22:09 | #5
smile-xd.png wink.png neutral.png sleepy.png dazed.png messed.png rose-dead.png snail.png umbrella.png devil.png tv.png turtle.png good.png bad.png waiting.png yin-yang.png star.png musical-note.png doctor.png embarrassed.png poop.png sheep.png pig.png struggle.png rain.png rainbow.png quiet.png airplane.png pill.png phone.png qq.png peace.png sick.png angry.png stop.png music.png msn.png smile-big.png moon.png monkey.png boy.png mail.png in-love.png search.png sweat.png knife.png kissing.png clown.png liquor.png handcuffs.png island.png worship.png lamp.png hug-left.png hug-right.png love-over.png love.png hammer.png clover.png present.png ghost.png console.png party.png plate.png film.png girl.png vampire.png can.png dog.png skeleton.png camera.png pissed-off.png drink.png crying.png cowboy.png cow.png desire.png computer.png coffee.png cloudy.png chicken.png rose.png mobile.png cat.png car.png bomb.png cake.png beer.png soccerball.png at-wits-end.png giggle.png rotfl.png hypnotized.png question.png confused.png dance.png thinking.png thunder.png bulgy-eyes.png glasses-cool.png 

Please leave these two fields as-is:

Protected by Invisible Defender. Showed 403 to 1,823,596 bad guys.